首页 > 正文

养生论坛|从中医和修炼实践谈经络的实质

从中医和修炼实践谈经络的实质

胡丽娟 曾传辉
 
经络学说是整个中医理论大厦的基石之一,但是由于在现代医学解剖学中找不到对应的生理器官,人们对经络的实质是什么一直是众说纷纭。本文根据祖国传统医典,结合笔者的医疗和修炼实践体会,对这个问题发表一孔之见,希望能为学术百花园增添些许枝叶与色彩。

依据《黄帝内经》记载,经络是经脉和络脉的总称。“经”有路径的含义,经脉贯通上下,沟通内外,是经络系统中的主干;“络”是经脉的分支,较经脉细小;二者构成的网络纵横交错,遍布全身。经络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沟通于脏腑与体表之间,将人体各部分联系成一个有机整体,并借以行气血,营阴阳,使人体各部位的功能保持协调和平衡。经脉包括十二经脉和奇经八脉,以及附属于经脉的十二经别、十二经筋、十二皮部;络脉有十五络脉、浮络、孙络等。

1、十二经脉是经络系统的主体,包括手三阴经(肺、心包、心),手三阳经(大肠、三焦、小肠),足三阳经(胃、胆、膀胱),足三阴经(脾、肝、肾)。隶属于五脏,循行四肢内侧的称阴经;隶属于六腑,循行于四肢外侧的称阳经,并根据阴阳衍化的道理而分为三阴三阳。十二经脉循行的走向是:手三阴经从胸走手,手三阳经从手走头,足三阳经从头走足,足三阴经从足走腹。通过十二经脉的互相联系,气血在经脉中互相贯注,始于肺经,终于肝经,循环往来,周流不息。

2、奇经八脉是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阴维脉、阳维脉、阴跷脉、阳跷脉的总称。它们不直属于脏腑,除任督二脉外,没有专属穴位,错综于十二经脉之间,别道奇行,故称奇经。其中与临床关系密切的是任、督、冲、带四脉。任脉循行于人体胸腹部正中;督脉循行于人体背部正中;冲脉挟脐旁上行,络口唇;带脉环行于腰间。

一般来说,后天气主十二经脉,先天气主奇经八脉。二者又相互灌通,互补盈虚。奇经八脉沟通了十二经脉之间的联系,并对十二经气血有蓄积与渗灌的调节作用。如果十二经脉精气亏损,就依次从任脉、督脉、冲脉和其他奇经中提取积蓄的精气,以资利用,长期以往就会使人变得虚弱多病;反之,如果能保持十二经脉中精气充溢,就可以补充奇经八脉的亏损,由后天补先天,使人变得健康年轻。

有人把经络系统比喻为一棵大树,从经络系统有干有枝,还有十分细小的末梢,是很形象的。不过,经络系统与大树又有所不同,大树的分支向空中伸展,枝叶末端与根系并不相连,而经络系统却首尾相接、如环无端。因此,说它是树,毋宁说它是网更确切。网线有粗有细,网眼有大有小,大大小小,粗粗细细,有机地交织在一起。这张网深入浅出,覆盖身体所有层次、所有角落,面面俱到。人体无处无经络,经络无处不通达。
从我们的临床与修炼实践来看,经脉组成的网络并不是封闭系统,而是开放的;不仅联系脏腑与四肢百骸,也与宇宙天地和周遭环境进行精微物质(如光子、中微子)、能量和信息的交换。经络的运行和消长受日月星辰的影响,《灵枢·卫气行》云:“故卫气之行,一日一夜五十周于身,昼行于阳二十五周,夜行于阴二十五周,周于五脏。”经络也从宇宙空间与周遭环境中汲取精微物质、能量和信息,同时自身的能量和信息也被自身组织和周遭环境所消散。这从中医道典中对眼睛的重视可以看出。

《灵枢·卫气行》云:“是故平旦阴尽,阳气出于目,目张则气上于头,循项下足太阳,循背下至小指之端。其散者,别于目锐眦,下手太阳,下至手小指之间外侧。其散者,别于目锐眦,下足少阳,注小指次指之间。以上循手少阳之分,下至小指次指之间。别者以上至目前,合于颔脉,注足阳明,以上行至跗上,入五指之间。”

《灵枢·寒热病》云:“足太阳右通项入于脑者,正属目本,名曰眼系。……在项中两筋间,入脑乃别阴蹻、阳蹻,阴阳相交……交于目锐(应作“内”)眦。”

《灵枢·脉度》:“(阴)蹻脉者,少阴之别,起于然骨之后,上内踝之上,直上循阴股,入阴,上循胸里,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入鼽,属目内眦,合于太阳,阳蹻而上行。”

《素问·大惑论》:“黄帝问于岐伯曰:余尝上于清冷之台,中阶而顾,匍匐而前,则惑。余私异之,窃内怪之,独瞑独视,安心定气,久而不解。独博(转)独眩,披发长跪,俯而视之,后久之不已也。卒然自上,何气使然?岐伯对曰:五藏六府之精气,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精之窠为眼,骨之精为瞳子,筋之精为黑眼,血之精为络,其窠气之精为白眼,肌肉之精为约束,裹撷筋骨血气之精,而与脉并为系,上属于脑,后出于项中,故邪中于项。因逢其身之虚,其入深,则随眼系以入于脑。入于脑则脑转,脑转则引目系急,目系急则目眩以转矣。邪其精,其精所中,不相比也则精散,精散则视歧,视歧见两物。目者,五藏六府之精也,营卫魂魄之所常营也,神气之所生也。故神劳则魂魄散,志意乱。是故瞳子、黑眼法于阴,白眼、赤脉法于阳也,故阴阳合传而精明也。目者,心使也。心者,神之舍也。故神精乱而不转,卒然见非常处,精神魂魄,散不相得,故曰惑也。黄帝曰:余疑其然。余每之东苑,未曾不惑,去之则复,余唯独为东苑劳神乎?何其异也?岐伯曰:不然也。心有所喜,神有所恶,卒然相惑,则精气乱,视误故惑,神移乃复。是故间者为迷,甚者为惑。”

《黄帝内经》对白天的卫气循环极为关注。白天卫气循环主要由手三阳经和足三阳经共同进行,都要通过头部目、耳,且与跷脉有密切关系。有关跷脉与六阳相关的情况,可从跷脉均延伸到头及其眼部来理解。为什么六阳与眼目部有密切相关,必须以眼目为中心来循环,内经没有说明,但从短短的一段经文里连续用了九次“精”字来看,它对眼目作为人体精微物质和能量信息的首要出入口之地位,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内经把眼目看成“五藏六府之精也,营卫魂魄之所常营也,神气之所生也”,看成心灵之窗(“目者心使也”),看成阳精聚集之官、精气的枢纽(“精之窠为眼”)。从现代科学来看,眼睛因为接受可见光而在脑中成像,是宇宙中光子等精微物质直接作用于人体经络系统的最大出入口或集散中心。

金光日教授与他的学生合作写了一篇文章《黄帝内经帝/师论白天卫气的循环方式》(此文未见公开刊行,由金教授从网络传与作者,下面两幅示意图及表格均引自此文),介绍了用现代生理学电位统计成果研究《内经》的情况,对我们理解经络的实质有很大的帮助。


白天卫气循环方式
 
 
图中循环推动力:
黄色:K2×R1/R2值越小氧化电位越高
□:K/(R1×R2)值越大精气越大


 
 
上图表明,眼部的电位值最大。

  眼目主要件的群子统计参数  
               
组成 K   R1 R2 R1.R2 K/(R1×R2) K2×R1/R2
晶状体 5.48   0.163 0.197 0.032 171 24.77
角膜 4.62   0.13 0.116 0.015 308 24.059
玻动体 5.18   0.149 0.136 0.0202 256 29.29
虹膜 4.4   0.096 0.080 0.0078 564 23.73

通过眼睛主要组成部分的阴阳精的群子参数的分析,我们看到人类眼睛的特殊的结构。它的最大特点就是阴阳气参数(K/(R1×R2))特别大,像虹膜能达到564,这就说明眼睛确实是精气最高聚集区。

根据上述内经引文的说法,早上人一睁眼看见地平线上的阳光,卫气第一缕阳气,由足太阳经(膀胱经)从夜里的足少阴经(肾经)接过跷脉“接力棒”先传入人之头部,再进入眼睛为眼目进行修复维护的工作,接着让手太阳经(小肠经)也要通过眼目进行修复维护的工作,以下各阳经都照此工作。这样白天共二十五次循环。进入黑夜时,再传入少阴经(肾经)由五脏来进行夜晚的卫气循环。其顺序在金日光教授画出示意图中,我们可以一目了然:


 
我们理解内经如此重视眼目的原因在于,白天六阳经通过双眼获得天然日光所提供的高频电磁波能量,充实其精气活性。从练功的实践来看,道家强调“机在目”,双目是耗散精气的主要孔窍,早上天明,张目视物,阳精一点点地消耗,至日午则消耗过半,至夜消耗殆尽,故昏昏欲眠。练家却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以目间为窍,将我视物改为目视我,逆精气外泄为向内补充精气,采撷天地精气以补后天精气之消耗。

白玉蟾曾谓:“昔逢师传真口诀,只教凝神入气穴。”凝神入气穴历来被视为练家的最高秘密。这里所说的神就是眼神,是回光返照,是内视。无论是视还是照,都需用光,要将眼光用于内视。练家在静坐或运动中用第三眼将光能投射至虚无窍内,使真水气化,氤氲成雾,熏蒸遍体。持之以恒,练家就能感受到真气在体内流动时所带来的“气感”。气感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有热感、凉感、痒感、肌肉跳动感、麻木感、电流通过的感觉感、震动感、蚁行感等,其中多以温热感为明显。有时温温发热,如太阳暖照;有时如温水沐浴,倾泻而下;有时又如热气团弥漫。它们在局部产生,并常常沿着某一路线流动运行。有时是跳到另一条路线,有时感觉很多路线同步运行,速度均衡,内有温热感觉,甚而在肢体舞动当中眼前出现光亮。此情此景之下,一切顺其自然,就可感知经络的存在。

光能在回光返照中至关重要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光速在现代物理学中被设定为宇宙中粒子运动速度的极限,它在人体中的作用,“如露亦如电”,瞬间即达,所需时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丹功中的“心神”常被今人视为一种信息,也是很有道理的。神光作用于丹田窍中的结果,会产生无数练家孜孜以求的“空”(又称寂)和“定”(又称静)。为什么?我们可以借助于相对论“尺缩效应”和“钟慢效应”加以理解。物质运动的速度越快,其尺寸会变得越小,时间会变得越慢;如果接近光速,空间会接近到零,时间会接近停止。体内真气这种精微物质在回光返照的有效作用下,有可能接近光速运转,就是空间接近于无,时间亦接近于零,人体会产生失去空间和时间的感觉,就是所谓的空寂与静定。在静寂状况下,时间倒流,人体细胞出现反生长的状况。练家功夫积累愈深厚,静寂状态出现的时间越来越长,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就表现为恢复青春,返老还童。《金丹四百字》云:“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天地交真液,日月含真精。会的坎离基,三界归一身。……坎离不曾闲,乾坤经几时。”讲的就是这种扭转时空的丹道实修境界,我们结合现代科学很好理解,可以说古今西东的智者均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

李时珍在《奇经八脉考》说的:“内景隧道,惟返观者能照察之。”普通读者仅从字面上理解,简直不知所云,殊不知,这正是他自我练气至高境界对经络感知的精辟描述。如果没有练气体验,就不可能理解它的深刻内涵,反过来也就无从以此指导临床实践。李氏的精辟论述,足以说明练气是查知经络的主要方法,而人类现有精密仪器尚无法测验得到。经络学说是通过练气、针灸的实践,对人体内气运行规律的理论总结。李氏强调“惟返观者能照察之”,就说是只有从把眼光从对体外的观看返回到对体内的观看,才能洞察经脉的存在。

李时珍之后的医家也不乏在内修方面颇有造诣者,他们受李时珍思想的影响也是不能排除的。杨继洲在《针灸大成》中有许多关于练气的论述。如注重用导引法调理五脏,提出导引心经应“燕居静坐,调神息气,返光内照,降心火于丹田,使神气相抱”;导引肺经应“想气遍毛孔出入,通用无障,令息微微”等。“学习针灸者,必先自愿练习静坐功夫,则人身内经脉之流行及气化之开闭,始有确实根据,然后循经取穴,心目洞明,否则无法可以证实。”他明确指出了经络是气机的运行通道,必须练功返观才能认识,这与李时珍的经络观是一种呼应。

清代医学气功家叶天士认为,医家应将气功与方药配合应用:“子午参以静功,俾水火交,阴阳偶,是药饵以外功法皆植生气之助。”“用元功经年按法使阴阳交,而生生自振。徒求诸医药恐未必当。”

总之,经络是气机运行的通道,是一种精微物质、能量和信息的感应,而不是一种实质结构,只要通过松静自然地调身、调心、调神,达到一定境界,就能自我“内视”到经络的存在。犹如无绳电话、犹如航线,有联络、有航行才有通路,否则是无法找到通路的。因此,从实体结构上去找经络实质完全是徒劳的。


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