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李信军:医学一直和传统的“道”文化交融互渗

(北京白云观监院李信军道长在“道以导心 德以得体”首届海峡两岸南宗道教养生体验交流大会北京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李信军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各位同道,各新闻媒体记者,大家好!
 
为了学习贯彻落实习十九大报告中作出的坚定文化自信重要部署,实施健康中国战略,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发展健康产业,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精神。海南省道教协会,中国南宗道教宗坛—海南玉蟾宫,将于2017年12月2日至2018年1月2日联合举办以“道以导心,德以得体”为主题的首届中国南宗道教养生体验交流大会。旨在联络与协调海南玉蟾宫与社会各界人士的良好关系,扩大社会影响力,推动道教医学的研究,推动中医学,道教医学的传承与进步。
 
根据大会要求和安排,由我来用几分钟的时间和大家介绍一下道教医学的脉络,发展和贡献。
 
道教医学是一种宗教医学,作为宗教与科学互动的产物,也是道教徒,围绕宗教信仰,教义和目的,为了解决其生与死这类宗教基本问题,在与传统医学相互交融过程中逐步发展起来的一种特殊医学体系,也是一种结合鲜明道教色彩的中华传统医学流派。
 
道教医学,历史悠久,博大精深。自伏羲制九针,神农尝百草,黄帝创医药,直至东汉时期道教正式形成,在长达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医学一直和传统的“道”文化交融互渗,密切相关,同步发展。道教形成并在以后传播及发展过程中,历代高道大德,又秉承了以医弘道,济世利人的优良传统,积极开展医疗救助,精于探索医典药方,为中国医学的进步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道教将医疗作为“自救”与“救人”前提,积极精究医学,并由此提出:“先明脏腑,次说修行”。欲修“仙道”先精“医道”。
 
“医道通仙道”,“医道同源”,这是对医术道术相融,互渗,高度统一的反应。明代著名医学家龚延贤曾指出:“医道古称仙道也。”并说“今世之医,多不知此意。”纵观道教发展史,历代兼通医术的道教名士层出不穷,同时在道教史和中国医学史这两个领域中都享有盛誉的也代不乏人。如董奉,华佗,葛洪,陶弘景,杨上善,王冰,孙思邈,王怀隐,马志,张伯端,崔嘉彦,刘完素,傅青主,赵宜真,周履靖,刘一明等等。
 
道教历代医学名著,浩如烟海,如果从医学的发展层面来看,历代高道所阐述的医学名著,大致可罗列为:上古时期,出自巫医之手的,即最早的医学书《祝由科》;战国、秦汉之际,由黄老道家著作而成的《黄帝内经》;东汉早期方士医的《神农本草经》;东晋著名道士葛洪的《肘后备急方》《金匮药方》等。西晋上清派魏华存的《黄庭内景经》,南北朝时期的陶弘景所编著的《本草经注》,《名医别录》、《药总诀》,雷敩的《雷公炮炙论》等。隋朝杨上善的《黄帝内经太素》;唐代杜光庭的《玉函经》,药王孙思邈的《千金方》等;宋代张伯端的《八脉经》,崔嘉彦的《崔氏脉诀》等;明代赵宜真的《仙传外科秘方》,邵以正的《青囊杂繤》等;明末清初傅山的《傅青主女科》、《傅青主男科》、《傅青主幼科》;清代刘一明的《眼科启蒙》、《经验奇方》、《杂疫症治》等。
 
通过道教发展历史来看,道教医学家在其虔诚的信仰驱动下,经过长期不懈的医疗实践和种种对人体生命奥秘的探索,在人体医学、病因病理学、治疗学、食疗学、疾病预防学、药性学、卫生学等诸多领域中积累了丰富的医学思想,对推动我国中医学的繁荣与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巨大而深远的作用和影响。
 
为了积极响应和配合国家提出的大健康,大医疗的布局和战略。本届首次南宗道教养生体验交流大会,除了邀请到众多医家名流外,还特别安排了道教传统养生功法公益推广及展示,如武当太极、传统八段锦、五禽戏等。就是希望通过本次活动能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养生,习练养生,热爱养生,自在养生,享受人生!
 
最后预祝本次大会圆满成功!
 
谢谢!

 

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