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刘选生:我们永远在“天下无病”的路上

(中国中医科学院科技合作中心发展研究室主任刘选生在“道以导心 德以得体”首届海峡两岸南宗道教养生体验交流大会北京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左边第二位为刘选生先生
 
无限深情的守候"天下无病"
 
我们多年通过潜心研究和实践,经过无数次幻想和深思熟虑而毫无悬念的提出"天下无病"的全新的呼唤。"天下无病"正在以中国中医、道医大无畏的精神、一种遥远而全新的医学观念在影响着当今的医学发展的轨道。"天下无病"正在以中国中医、道医博大的胸怀和深邃的眼光在洞查今天和明天人类健康事业的阴晴园缺。
 
今天无数医学专家正走在"天下无病"的路上,“天下无病”承载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梦!“天下无病”表达了伟大的中国中医前仆后继的科学牺牲精神!“天下无病”在昭示人类对健康生生不息的追求态度和立场!
     
“天下无病”哲人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
 
在这里我想起一个古老的故事,我们的哲人早在许久前告诉我们什么是"病"和如何治病的道理。
 
魏文王曾求教于名医扁鹊:“你们家兄弟三人,都精于医术,谁是医术最好的呢?”扁鹊答:“大哥最好,二哥差些,我是三人中最差的一个。” 魏文王不解地说:“请你介绍得详细些。” 扁鹊解释说:“大哥治病,是在病情发作之前,那时候病人自己还不觉得有病,但大哥就下药铲了病根,使他的医术难以被人认可,所以没有名气;只是在我家中被推崇备至。   二哥治病,是在病初起之时,症状尚不十分明显,病人也没有觉得痛苦,二哥就能药到病除,使乡里人都认为二哥只是治小病很灵。  我治病,都是在病情十分严重之时,病人家属心急如焚。此时,他们看到我在经脉上穿刺,用针放血,或在患处敷以毒药以毒攻毒,或动大手术直指病灶,使重病人病情得到缓解或很快治愈,所以我名闻天下。其实,比起我长兄与仲兄来,我的医术是最差的。””魏文王大悟。
 
两千多年前,《黄帝内经》中提出“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即医术最高明的医生并不是擅长治病的人,而是能够预防疾病的人。可见,民间的医生历来防重于治。“上医治未病”:以食物味色,聚其精气。食补胜于药补;“中医治欲病”:以药物味性疗之,调其阴阳;“下医治已病”:治疗重症,以毒攻毒救其命也亡其命也。
 
然而时至今日,仍有很多人在推崇“治已病”的“大牌”专家,并没真正认识到“治未病”的重要性,甚至所“治未病”的“上医”们列入“下里巴人”的“阵营”,以至于很多人把辛勤积攒的金钱乖乖地送到医院和医生的手中,却不知真正能让自己活得健康的人并不是能治疗疾病的“下医”,而是能阻止疾病发生的“上医”。
 
一个无病的天下正是我们人类的长河中渴望和追求的'极乐世界,以此看来极乐世界正是一个无病的天下,一个无病无忧的极乐世界过去只是活在人们的思想中。
 
中国创造奇迹!屠呦呦创造新的“天下无病”
 
2015年12月10日,屠呦呦因开创性地从中草药中分离出青蒿素应用于疟疾治疗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这是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首次获得诺贝尔奖。
 
1968年毛主席和周总理以特急的军工任务交给了中国中医研究院。
 
中药研究所开始抗疟中药研究,39岁的屠呦呦担任该项目的组长。经过两年的研究对象筛选,并受到中国古代药典《肘后备急方》的启发,项目组将重点放在了对青蒿的研究上。1971年,在失败了190次之后,项目组终于通过低温提取、乙醚冷浸等方法,成功提取出青蒿素,并在接下来的反复试验中得出了青蒿素对疟疾抑制率达到100%的结果。在没有先进实验设备、科研条件艰苦的情况下,屠呦呦带领着团队攻坚克难,面对失败不退缩,终于胜利完成科研任务。青蒿素问世44年来,共使超过600万人逃离疟疾的魔掌。未来,屠呦呦希望通过研究,让青蒿素应用于更多地方,为更多人带来福音。
 
在屠呦呦诺贝尔的致词中写道:青蒿一握,水二升,浸渍了千多年,直到你出现。为了一个使命,执着于千百次实验。萃取出古老文化的精华,深深植入当代世界,帮人类渡过一劫。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中国医学科学家为了“天下无病”已经树立一个不朽的丰碑。呦呦是站在中国古代医圣的肩上取得这个伟大的成就。
 
“天下无病”如同“天下为公”的伟言一样在为我们的明天描绘一幅绚丽的生活画卷。中国中医和今天的道医、佛医还有多个民族的医学的践行者们正在为了“天下无病”而砥砺前行!
 
“天下无病”融汇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希望!
 
“天下无病”包容了丰富深遂而不朽哲学内涵!
 
“天下无病”如同“天下为公”的伟言一样在为我们的明天描绘一幅绚丽的生活画卷!中国中医和今天的道医、佛医还有多个民族的医学的践行者们正在为了“天下无病”志同道合而砥砺前行!
 
 

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